GXO免费小说网 > 武侠小说 > 弑红尘 > 第九十一章暗生情愫

第九十一章暗生情愫(1 / 2)

昔日繁华的姑苏镇渔舟唱晚,柳烟画桥,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一夜之间竟化作瞢闇炼狱。满地的废墟昭示着这场血腥的战斗有多残酷,到处硝烟滚滚,残戈断垣横于大地,入目皆荒凉。血迹腐烂入草木,花枯水断,生机涅灭。周边的战斗声彻底消停了下去,只余烈火焚烧建筑的声音进行漫长的呓语,好似在清声吟唱一首悲凉的楚歌。

空气中的阴寒之气渐渐被火光吞噬,当天穹的那轮圆月渐渐恢复了正常颜色之时,姑苏镇的百年的恶魔传说,在这个不平凡的夜彻底被打破。

人们从还未倒塌的建筑下走出来,漫天扬起的火光,将他们眼里噙着的泪水拂干,吹在面庞的风,仍还带着些许腥臭的味道。

人世间最残酷的生死离别,在此夜的姑苏镇,被这一场不应生有的屠杀,情绪被煽动了起来。耳畔之处,所见所闻,皆是孩子的啼哭声,老人孤零零的擦泪声,男人女人,他们都没能忍住的抽泣声!

寅时将至,狼嚎渐起,哀声于山林里响起,又于壑谷中平息!

半空中发出最强一击的猲狙,随着一口气的喘出,化作身无寸缕的追星,直直的向地面坠落。

倒地的徐长生嘴角挂着一道清朗的笑容,眉头间锁着凝重松了开来,缓缓闭上沉重的双眼皮。

杨靖宇旋转身子,脱下自己宽大的长衫,左脚点地,凌空抛上了天,裹住追星赤条条的身子,他方才伸出双手,将她接住!

追星浑身上下满是可怖的伤口,汩汩的流着鲜血,只是那血液已不是人类的鲜血,而是黏稠的、带着腥臭的绿色血液。一抹死气映上她的额头,将那张原本就脏兮兮的脸蛋衬着更加黑了。

“多……多谢公子!”

她张着嘴,强忍着伤口传来的剧痛,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,用力抓住杨靖宇的衣角,艰难的说道:“合作愉快,我死后……还请公子一定要将我……将我和檀郎布袋、尘儿葬在一起!”

杨靖宇郑重的点点头,将追星小心放在地面,用手臂支撑着她的身子立起,轻声道:“你放心,我会好生安葬你,希望来生,你一家三口能够幸福的生活下去!”

追星眼睫毛抖了抖,两颗晶莹的泪珠滑落,从两颊划出两道白色的痕迹,“吧嗒”一声坠在地面。她用力的点了一下头,瞳孔清澈透明,没有一丝不甘,却在生机湮灭的前一刻,张着嘴说出了一句令杨靖宇心里震撼的话:“人生在世,太多生不由己……小女子能死,已是莫大的……荣幸!”

话落,追星含着笑倾倒在杨靖宇怀中,瞳孔溃散而开,余一头拖到地面的长发,还在风中浅浅低吟。

那双凝望着天空的眼睛,终究是没有闭上。

鲜血宛如一道道新开出的玫瑰花,从绛红的衣裙上绽放而开。逐月痛哼一声,摔在了地面,大脑传来一阵昏沉,精神萎靡,恹恹欲睡。

嘴角含着一丝血,她努起一口气,低头瞧了瞧胸前被徐长生一枪洞穿的伤口。急促的呼吸几乎让她痛到难以缓气,幸好伤口不是心脏的位置!

强忍着剧痛,她再次从地面站了起来,用左手摁住伤口的流血,遥遥望着杨靖宇等人,脸上寒气逼人,长声道:“你们破坏了我的计划,我绝不会饶了你们!”

杨靖宇皱了皱眉,微微将追星的双眼蒙上,转过身来,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喜,沉声道:“恐怕,你已经没有机会逃命了!”

话语未了,他已展开了步子,身形向前一蹿,手中的桃木扇顿时亮了起来,那浑身散发的惊人气息,宛如晴空下的一道流火扫尾,飞速的袭向逐月。

逐月受伤极其重,此刻站在地面,身形摇摆,眼见着杨靖宇向自己杀来,脸上不但没有一丝害怕,反而露出了一道鬼魅的笑容,恐吓道:“杨靖宇,我们,还会再见面的!”

她的右手中,不知何时多了一捧红沙,迎着风往前撒去。红沙过处,满是血的颜色,点燃在空气中,扬起阵阵烟雾,顷刻覆盖了周身五丈左右的地方,还在不断的往外扩散。身在其中的逐月,则对着极速奔来的杨靖宇投来一道凛冽的杀气,转身一步跨出,突兀的消失在了空气里,不见了踪迹。

杨靖宇在烟尘中嗅到一股非常刺鼻的味道,连忙用手掩住口鼻,从烟尘中退出。站在不断升腾的烟尘外,将桃木扇合上,眼里闪过一丝遗憾,喃喃道:“鬼影沙,可惜啊,还是让她逃走了!”

鬼影沙,顾名思义,乃是一种含着巨大能量的沙土,生出的烟雾含有迷惑人意志的剧毒,人一旦吸入,便会精神恍惚,产生幻境。

这也是杨靖宇不得不放弃追杀逐月的原因。

天光将至,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迷澒的山雾中,照在残败的姑苏寺上,呈现出一片烟尘未灭的黑色焦土。这座年达一百多年,香火鼎盛的古刹在大火中彻底湮灭,谁又记得,当年建造它的原因,并非为了解脱人间的疾苦。

它的消亡,仿若那一盏山巅两座孤坟,一座石塔前淋下恨别酒,勿问正邪,对错,酒已下,嗅觉可闻的酒香,都要将它存在惆怅之中。

东方染上了几朵紫霞,风不动,沉沉的缀在天际。

徐长生一脸苍白,手中握着一壶酒,脸上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,几番犹豫,终是用嘴蘸了一口。

一道红云托在了两腮,他盯着东方天明的红日,任那清风徐来,拂在脸庞,只恨恨的摇头道:“一生逍遥何尔,不胜酒来不胜情。”

杨靖宇将追星安葬后,也有些疲惫,便坐在徐长生的身旁,一同遥望着东方的紫霞。阳光明媚,落在他的额前,荡起一阵青光。

二人似很有默契的,坐在山头,沉默不语。身后,一张张被风吹起来的纸钱,如同一只只千纸鹤,飞向遥远的天边。

绮霜服下丹药后,因为受伤太重,还未醒过来,由绮露在一旁照顾。

看朝霞满天,日出如火,一群飞鸟从大山中高高飞起,落在了江畔上觅食。春意浓浓,绿芽清幽,姑苏码头的一排垂杨柳,将腰肢伸到了水中,风轻轻的吹过,涟漪泛起,从堤岸回荡。太阳光洒在水面,闪着粼粼的光波。

绮露看得入神,情不自禁的开口道:“一个好天气,不是么?”

“要是姑苏镇没有这场灾难的发生,这里一定是个好天气!”

杨靖宇抬起来了头,幽幽叹息,昨夜死了太多人,这是他不想看到的。

徐长生点头,启齿道:“这场灾难,是万魔教一手筹划的,他们为此花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和莫大的心血,我猜此事,绝非表面那么简单!十八年前,万魔教已随着忘尘剑尊的身陨销声匿迹,这一切真的是巧合,还是别有用心?万年以来,他们对整个九州一直虎视眈眈,恨不得将之攫为己有,怎可突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?”

杨靖宇闻言,低眉思忖一刻,点头道:“徐大哥说得没错,我也这个猜测,但实在想不到万魔教的目地到底是什么!”

“逐月那老娘儿自然知道,你被她带走了好几日,难道就没从她的口中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?”

徐长生扭过了脑袋,脸上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目光闪烁的盯着杨靖宇看。

“没……没有!”杨靖宇瞥见徐长生这个笑容,忽觉浑身不自在。

徐长生笑容不变,又道:“还有一件事,我很有兴趣,不知,你昨夜口里所说的仙子是谁,能够媲美逐月的姿容,这世间没有几人!”

“咳咳……”杨靖宇干脆站起来了身子,错开徐长生的眼睛,有些尴尬的掩住了嘴,小声道:“在下胡言乱语,徐大哥不必放在心上!”

“哈哈,李靖安!你文韬武略,才貌双全,被称为天下第一美男子,是千千万万少女梦中情人,更是比我早几年达到了羽化之境,如你这样优秀的人,我实在是不敢想象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你!”

徐长生大大咧咧的跟着杨靖宇站起来了身子,悠闲的负着双手,嘴里接连冒出了一句句让杨靖宇无比汗颜的话:“除去万魔教圣女凌若汐,星月使者,原月华宫三仙子……我辈有什么天之娇女?小霜小露,嗯,她们长得是不错,但实力不行啊?”

徐长生自言自语嘀咕了半天,又使劲的摇了摇头,一脸无奈的道:“难道是剑神宗那个用剑出神入化的剑一?不对啊,剑一整天蒙着面,哪知道他长什么样子!”

“剑一是男的!”杨靖宇对徐长生的猜测很是无语,不假思索,肯定的说出这句话。

“哦!那家伙细皮嫩肉的,鬼才信他是个男的,你别忘了,我可是神机妙算徐长生!”

徐长生挺了挺胸膛,无比自豪的瞪着杨靖宇,可对着面前这个身高足足高出他一个头的俊逸男子,话语里却显得底气不足。

最新小说: 聊斋剑仙 权相红妆 我在缅甸挖矿那些年 开局一元秒杀汤臣一品 海贼之朝九晚五的海军大将 抗击者 生活系神豪从重生有老婆开始 开宗明义 虎行全球 我只想换个职业啊